欢迎光临吉安市叶子家政服务有限公司

保姆越来越难请越来越贵 聚焦家政市场“新动向”

新华社记者邬慧颖陈毓珊陈诺

热闹春节渐行渐远,日常模式如期重归。

但是,越来越多的家庭发现,面对他们曾经熟悉的家政市场,却明显有一些不适应:保姆越来越难请;月嫂、育婴师等成为炙手可热的“香饽饽”;工资“开价”高了……

事实上,在一系列“不适应”的背后,正是多地家政服务市场“价格看涨、学历变高、年龄变低”的三大新变局。

“涨”——需求缺口不断加大

据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调查,目前上海家政服务人员数量超过50万。而与此同时,有家政服务需求的上海家庭达到180万户左右。

在安徽,全省家政服务人员缺口则达50万人。

“如今预约月嫂至少得提前半年。”安徽省皖嫂家政服务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春节过后每天都有不少人打电话来咨询服务,400多个月嫂基本都已预约而空。

南昌市红杜鹃家政服务公司家政部主任刘玉琴也表示,近年来南昌市家政服务业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,她说:“我们最近正在对20位月嫂进行岗前培训,但向我们预定月嫂的顾客已经超过50位。”

家住安徽合肥的张冰清2012年请过一个月的月嫂,当时5000元即可找到一位“金牌月嫂”。而如今,记者在合肥某母婴护理服务中心看到:月子护理类服务按星级将价格分为十类,其中最高级的“优秀月子护理师”,收费达到每月8280元,并且还需提前预约。

记者走访发现,在南昌,初级月嫂最低月工资是3000元,星级月嫂月工资则高达10000元。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0%至30%;在上海,顶级月嫂的月薪高达2万元……

刘玉琴表示,雇请家政服务人员是“刚性需求”,多数人认准价高必然质优,咬牙都要选价格高的月嫂、育婴师。但真正素质高、符合市场需求的保姆、月嫂的从业人数并没有显著增长,供不应求造成了如今家政市场的“价格攀升”。

多家家政服务公司的负责人表示,如今城市里的年轻人忙于工作没时间照顾家里,大多依靠请保姆来照顾小孩和老人。一些富裕家庭更是一次性雇请三、四个保姆。保姆市场估计会在较长时间内维持“卖方市场”地位。

“变”——学历走“高”,年龄降“低”

27岁的南昌市民吴丹丹去年底刚升级为“超级辣妈”。她请的月嫂年纪是四十多岁,连续28天24小时陪护的收费价格为7000元。

年龄35岁到45岁的中年女性、受过专业培训、有生活阅历……这样的保姆无疑是绝大多数家庭和顾客的“首选”。

但随着家政服务业的不断发展,在当前市场上,年纪轻、学历高的保姆正逐渐增多。

在南昌市红杜鹃家政服务公司,30岁以下的育婴师已占到总育婴师的10%左右,一些本科学历人员也从事家政服务工作。

今年27岁的林海琴从事育婴师的工作已经有1个月。她向记者介绍,虽然自己在大学学的是工商企业管理,但是生过孩子、年纪轻给她从事育婴师工作带来很大的好处。

“雇主觉得我生过孩子有带孩子的经验,并且年龄不大,思想观念新潮、文化程度较高都让他们对我很满意。”林海琴说,“我自己也觉得家政行业前景很好,有同学大学毕业以后就去当保姆,现在工资都1万多元了。”

朱春霞是安徽省合肥市一名80后月嫂,六年前开始从事家政服务工作,三年前转向月子护理,如今她带过的宝宝和产妇超过30个。在她看来,年轻人体力更充沛、知识接受更快,更会利用新方式进行服务。她说:“我们经常会去上网查阅资料,学习国内外先进的幼儿护理经验。”

“道”——观念可商榷,规范恒久远

对家政服务“经验至上”的固有观念而言,高学历和年轻,远非吸引眼球的利器。

年仅24岁的陈露从事住家保姆已经有三个月,陈露告诉记者,虽然自己是本科毕业,但由于没有生养过孩子,因此去应聘育婴师频频碰壁。“顾客都认为我没有带孩子经验,所以我只能先从事住家保姆工作,之后有机会再当育婴师。”

马上准备结婚的南昌市民邹梦沂虽然还没有生育打算,但她从未想过找年轻月嫂。她表示:“一个人有再专业的理论知识,如果自己都没有生过孩子,就算是博士后我们也不敢要!”邹梦沂说,学历高,做事可能没有“老阿姨”那么细心踏实。

江西省妇女研究所所长石爱忠认为,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接受新事物较快,从事几年家政服务工作之后,将会比文化程度较低的“老前辈”更加专业。“家政行业不仅仅是当保姆,现代家政行业需要的更是一个‘高级管家’的角色,而年轻人起点高、素质好,更能承担起家政行业升级的重任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一方面各地家政服务市场需求日益旺盛,甚至多个城市频现供不应求状态,另一方面,却是全国就业难的现状。面对这种矛盾和反差,有关专家认为,应尽快转变伺候人低人一等的既有观念,提高家政从业人员的社会认同感,鼓励和支持更多的人投身家政服务行业。

专家特别指出,家政服务绝对不能因为一时的市场需求旺盛而陷入价格疯涨境地。家政服务业亟需在规范化、企业化等方面进一步加大力度,只有如此,才能保持和促进行业的持久健康发展。

(新华社北京电)